贵州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贵州希望网>> 农技天地>> 特色农业
在坟山上创造财富的“孙二娘”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cctv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年07月09日

    这座山在龙门镇农民的眼中曾是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是龙门镇专门用来埋葬死人的地方,山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400多个坟头。


    龙门镇村民孙增荣:以前反正过去荒山里,都是坟吗,就是都挺吓人的,所以人也不太敢去的,就是胆子小的人都不敢去。


    记者:不敢去是吗?


    龙门镇村民孙鸟云:不敢去,晚上我都不敢去。


    平时这座山上没人敢去,就是路过这里,也会心惊肉跳。


    龙门镇村民沈胜华:那多了,好几百,不是一座两座的,有好几百座坟的。


    龙门镇村民孙刚成:全部都是坟,反正有的人除了清明节以外去上坟就没人再上去了。


    1996年的一天,镇上的人突然发现,这座坟山上经常出现一个女人,人们不但白天能看到她,有时晚上还看到她一个人上山,这个人的出现,让镇上的人们在茶余饭后有了谈论的焦点。


    龙门镇村民孙鸟云:胆子太大了,胆子总大了,我很小的,那边都是坟很多的。


    龙门镇村民沈胜华:当时作为我们农村人讲的话,住在那个坟窟里面,那肯定吓人的。


    不久,人们就证实,这个女人就住在山上一个破旧的房子里,她是本地人,名字叫孙法娣,但很久以前就到市里工作了,按推算她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她怎么会突然一个人回来,而且还住在荒凉恐怖布满400座坟头的荒山上。


    孙法娣:但是我就觉得这个山应该是宝贝。所以我想粒粒皆辛苦,只要付出肯定有收获。


    孙法娣住进这座坟山,正是因为他发现这座荒山里有一个可以开发的财富秘密,为了这个秘密,她与400多座坟茔为伴,坚守6年,当他每年从这里获得200多万元的利润时,镇里的人们才恍然大悟。那么,在这座荒凉恐怖的山上,究竟隐藏着什么财富秘密呢?


    孙法娣本来也是龙门镇的人,年轻的时候就嫁进了城里,还在城里找了工作。1996年50岁的孙法娣退休了,退休之后,她就承包了镇里的这座叫鸡昂头的山。


    这座山上世纪70年代是公社里的果园,改革开放之后就废弃了,逐渐变成了坟山。山上布满400多座坟。山顶有一个破屋子是过去看果园的人住的房子,孙法娣上山之后就住在了那个破房子里。


    孙法娣:你看我以前,就比这个还要差,就是这个房子。


    当时这房子已经有十几年没人住,房子周围是400多座坟墓。


    孙法娣:就是门口就是坟墓,这全都是坟一大片,我反正出来就是坟,然后这个窗户后面也是坟,反正整个房间都坟墓包围起来。


    当镇里的人们知道了孙法娣住在这座布满了400多个坟头的山上时,便有了种种猜测。


    龙门镇村民孙刚成:说她这个人有毛病了就这样,是不是有点神经病了,就那样说。


    不管别人怎么议论,孙法娣好像要在山上扎下跟来,她细心地打理着上个世纪70年代留下来的那些老枇杷树,还在山上喂了些鸡。


    孙法娣:种的鸡生出来的鸡蛋呢我也不敢吃。


    记者:为什么不敢吃呢?


    孙法娣:这个鸡蛋卖了以后我可以把钱攒起来然后买包水泥呀什么的,然后老鼠洞呀,很多老鼠洞我要把钱节约下来,然后堵一堵。


    孙法娣过着这么艰苦平淡的生活,倒让镇上的人们彻底看不明白了。说她休闲,退休后要过田园生活,那没有必要住在布满坟头的山上;说她想发财,那些老枇杷树早就该砍掉了,再细心打理又能赚多少钱呢?百思不得其解,最有可能的答案是孙法娣一定是在山上找到了什么,打着住在山上的幌子来发财了。


    孙法娣:人家看来这个地方他们有的人在议论说,她可能,孙法娣可能知道,鸡昂头有一块什么金子场在哪里,她肯定想挖出这个金子,挖出宝贝。


    这山上肯定是没有金子,但是在孙法娣的眼里,这山上确实掩藏着财富,而她就是为了这些财富而来的。


    孙法娣:我当时就是,其实什么叫异想天开呢,就是说心里话,当时像我这样的年龄不应该想入非非了,但是我就觉得这个地方肯定有前途。


    就是看准了这个山有前途,退休之后孙法娣就暗下决心要承包这座山。但是她知道如果和家里人商量这件事情,家里人肯定不同意,所以在包山之前,她根本没和家里人透露口风。


    孙法娣:家里人一开始不知道,一开始不知道,我保密工作做得相当的好。


    等到签了承包合同之后,孙法娣才把这件事向周围的人公开。


    孙法娣:如果说我还没有开始做,就是跟这个商量,跟那个协调,跟这个吐真情,这样的话我肯定来不了,你这耳朵里都是反对的话,那你再坚强的女人你也可能走不了这个路。


    孙法娣把自己承包这座山的意图告诉了家里人,但是当家人看到这座山的情况时,没有一个人同意她的想法。


    孙法娣的弟弟孙忠林:我姐夫来一看,这么一块荒山,怎么搞得好的,不行不行不行,不让我姐姐来,到这里来开荒,不肯。


    孙法娣:所以我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记者:你就搬到这里来住了?


    孙法娣:就这么来了,我就简单的就包裹带了一下就来了。


    究竟是什么吸引了孙法娣,让她不顾家人的反对,独自一人住到了坟山上。孙法娣究竟看到了什么,能让50岁的她想入非非,并和400座坟头相守五年呢?


    2001年,平静了几年的镇里又因为孙法娣掀起了波澜!她开始挨家挨户做工作,让在山上有祖坟的人家迁坟!


   龙门镇村民孙桂珠:她跟我说得是,她说一座坟给我200元钱,都动员的,动员自家去搬。


    龙门镇村民孙梅林:几百座坟,不是一座两座人家很多,那边多少坟呀,这个地方多少坟呀以前,有两三百座坟呀。


    但迁坟对每一户来说都是一件大事,不是孙法娣嘴皮子一动就能办到的。况且那200块钱,根本就没人看在眼里,尽管孙法娣苦口婆心,就是没有一个家迁坟!


    孙法娣:总有一天我要想办法,跟乡亲们就是融洽一下,沟通一下,肯定要慢慢的把这个坟移掉。


    那段时间,孙法娣没事就往山下跑,挨家给农民做工作。


    有一天晚上,她和一户农民谈迁坟的事,又是无功而反,当她走进那座坟山时觉得有点不对劲。


    孙法娣:那天晚上漆黑漆黑的,一点月亮都没有,这个山上的狗已经叫得很厉害,因为那个时候山上没有人。



    那时孙法娣在山上养了几只鸡,她以为是有人要偷她的鸡,于是她加快脚步往山上赶,匆忙中,她突然感到双脚踏空了。


    孙法娣:一不小心就上面这个棺材的口子一滑就跌到了下面这个棺材里。


    等孙法娣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手和脚都不能动了。而身子下面也觉得越来越凉。


    孙法娣:在这个里面呢确实是有点恐惧。我头昂一下,好像在眼睛面前好像什么都是很可怕的一种脸,那种脸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手脚还不能动,但是孙法娣的头脑是清醒的,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她开始念叨起来。


    孙法娣:我就讲,我说阿太呀,我的祖宗呀,你们要保佑我的,我是到这里来开辟荒山的,我要把这里建设好的,我也不是故意要你们搬走的,我会安定好你们的,我会认真的。


    就这么念叨了10多分钟,孙法娣也没那么害怕了,再试试活动一下,发现手脚有点力气了。于是她借着这点力爬了出来。


    孙法娣:我的电筒就放这个地方,然后摸到了电筒以后我才下去,下去以后这老头也来找我来了。


    上来找孙法娣的这个老头,是她的远房舅爷,也是和她一起看管这座山的人。他见孙法娣这么晚还不回去,就出来找她。孙法娣把刚才自己掉到坟洞里的经历和这个老头讲了。


    孙法娣:我说叔叔,今天晚上我差点没命了,他说什么?我说棺材里掉下去了,他说你倒门了,意思你要发了他说,掉到棺材里要发了他说。


    会不会发财只是当地的一个习俗,但是这个老头确实觉得孙法娣做点事情不容易。他把这件事和镇里的一些人说了,这事就在镇子里传开了。


    龙门镇村民孙江仙:掉到坟堆里我还没有来,我听说就听说过了。


    记者:怎么听说的?


    龙门镇村民孙江仙:那个老的已经过世了,舅爷过世了,他说的。


    记者:他怎么说的?


    龙门镇村民孙江仙:他说她坚强,她晚上掉在里面了,掉在里面,叫呀叫呀,叫也叫不赢。


    镇里的人听了这事之后有人佩服孙法娣,有人同情她,也看到了她想开发这座山的决心。


    龙门镇村民刘申凤:她这个人是女人,骨子里是男人。


    而正在村民都开始同情孙法娣的时候,一个孙法娣盼望已久的机遇的出现了。


    龙门镇有1000多年的历史,古镇里随处可见徽派建筑的老房子,2001年,龙门镇被国家旅游局认定为孙权故里,富阳市旅游局决定开发龙门镇作为景区。而孙法娣上山的第一天起,盼望的就是这一天!


    富阳是中国的球拍之乡,各种球拍的产量占到全国的80%以上,生产球拍就要有大量的木材,所以在90年代初期,孙法娣的家乡龙门镇周围的山就被砍伐的很厉害。


    孙法娣:当时我来了几次以后,就感觉到这个树这么砍太可惜了,就砍掉的地方跟不砍掉的地方,它这个环境就好像完全是两样了。


    从那时起,孙法娣就隐约感觉到随着山上的树这样砍伐,总有一天,有树的山会变成宝贝。而且随着人口的增多,人们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的愿望就会更加强烈,有了山,就有了资源。而那时鸡昂头这座坟山没有人看好,承包起来价格只有多少,于是孙法娣用工作时的积蓄包下了这座山。


    当孙法娣看时机已到,准备动员大家迁坟、开发荒山的时候,正好和政府的规划赶到了一起。孙法娣的山正是规划的景区中的一个景点,镇政府为迁坟的村民统一安排了公墓,每迁一个坟头政府补贴200元钱,孙法娣就积极协助政府做大家迁坟的工作。


    孙法娣:然后我就借了这个东风,那么配合政府大量的移坟,大规模的移坟。


    在政府的配合下半年的时间,山上400多座坟就迁走了300多座。


    随着村民们不断的迁坟,孙法娣有一个外号也在镇上流行了起来。

 


    龙门镇村民:都这么叫她的,认识的人都叫她孙二娘的。


    龙门镇村民:我们孙二娘这里是姓孙的呀,这里姓孙的就孙二娘。


    因为孙法娣胆子大,掉到坟坑里也不怕,再加上她做事干脆,平时为人也挺仗义,所以镇里人才这样叫她。村民们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孙法娣却不喜欢这个外号。


    但是孙法娣自己也没有想到,3年后,她会靠这个外号为自己赚来每年200万的财富。孙法娣要开发的坟山到底跟她的外号有什么关系呢?


    孙法娣:龙门客栈,结果龙门客栈一叫就叫响了。


    没想到,这个名字竟和一部电影的名字相吻合,而电影里的女主角也很有名。


    这部电影竟为孙法娣做了个广告。冲着这个名字,到孙法娣的店里吃饭的人就很多。而孙法娣想到了一个更能给店里增加人气的办法。


   记者:这个族谱代表了什么呢?


    孙法娣:这族谱就代表我就是那个孙权的后裔。


    族谱上显示,孙法娣是孙权的64代孙,有了这个东西孙法娣就多了一个宣传口号。


    孙法娣:就是我是反正皇帝的子孙,孙权的后裔,感觉到就是我是皇亲国戚吗,对不对。


    游孙权故里,到孙权的后人承包的山上吃农家饭,成了孙法娣的最大卖点。正在孙法娣为自己的生意津津乐道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生意慢慢的淡了下来。


    龙门古镇,本是孙权的故里,所以镇里90%的人都姓孙,都是孙权的后裔。自从孙法娣打出这个招牌后,很多人都开起了餐馆,打出了孙权后人的旗号,游孙权故里,到孙权的后人家吃农家饭成了大家共同的卖点,就在孙法娣为她的生意发愁的时候,偶然的一件事,让她眼前一亮。


    2006年的一天,孙法娣正和往常一样在店里休息,突然有一群年轻人在饭桌边吵着要见老板娘。


    孙法娣:他们就说我们想看看你们的老板是什么样的。


    孙法娣开始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快跑出来。


    孙法娣:好多人说,哇,孙二娘。


    看到这些年轻人诧异的表情,孙法娣有点摸不着头脑,仔细一问,才知道,这些年轻人都是从杭州市区来。而龙门客栈和孙二娘,早就被前面来过的游客通过网络传播出去,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游玩,都会慕名来看看传说中的龙门客栈。


    游客:以前有那叫什么电影了,就有一个《龙门客栈》的电影的嘛。


    孙法娣:其实有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非常年轻,非常漂亮,是个张曼玉,什么样的,然后后来慢慢他们知道,我已经是老大娘了。


    以前,孙法娣并不喜欢这个外号,总觉得“孙二娘”听起来是个母夜叉,但是这次,她突然发现,孙二娘加上龙门客栈竟然能给她带来更多的客人。既然能给店里带来生意,孙法娣干脆就利用各种机会把她孙二娘的外号叫得再响一些。


    孙法娣:把我们大家都拍下来,别光拍我自己。


    2006年,孙法娣参加了富阳市的老年操队,代表市里到处去演出,身份就是龙门客栈里的孙二娘,在老年操队的4年时间,孙法娣得了很多奖牌,龙门客栈和孙二娘的名气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大,她也尽量多地把电影中的因素用到她的客栈里。


    2008年孙法娣推出了一个新的小吃——“人肉包子”。不过,这个“人肉包子”可不是文学影视作品中真正的孙二娘做的人肉包子。


    孙法娣:这个人不是人肉的人,是仁慈的仁,就是这样。龙门客栈是服务行业吗,所以我们对远方来的客人就有一种仁慈的,就有一种诚信的,不能坑他们的,就是要让他们吃的好,吃的满意,价格实惠,就这个意思。


    现在在孙法娣的带动下,龙门镇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从事到旅游行业里,在古镇的街上,很多人只能开农家饭馆。但是孙法娣因为提前包了山,所以有了更优越的环境,客人山上能吃能玩还能住,她的规模也做得最大。当年布满400多座坟头的荒山,现在每年能赚到200多万元的纯利润。


文章录入:yangxingchun
责任编辑:yangxingchun

保存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没有相关内容
Copyright ©2004-2018 www.gzx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贵州希望网和农村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资源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