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贵州希望网>> 农业信息>> 特色农业
隐藏在“塌陷区水面”里的财富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cctv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年07月19日

    2010年6月3日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

    记者在安徽省凤台县的新集镇,看到一片泡着很多房屋、树木、电线杆的水面,难道这里刚发生过洪涝灾害吗?记者打听后得知,这是一片不同寻常的水面,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村民们对这片吞噬家园的水面很畏惧。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陈士俊:“很少到那里去,因为面积那么大,塌的深度也不一样,有的地方几十米,十几米,当时塌得你摸不清情况,有水也不知道有多深,谁都不敢去。”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陈应希:“水都荒废在那,没人看,以前没有这个水,后来一个村庄塌进去了,岸边长的全是草,没人敢去。”

    这里是位于安徽省凤台县的淮南新集煤矿,像这样的煤矿,凤台县有十来家,被称为全国深井采煤第一大县,年产原煤4000万吨。凤台县从上世纪九十年代采煤至今,在为国家贡献大量煤炭资源的同时,也带来了土地塌陷的问题,严重的地方被水淹没,形成了这片被老百姓称为“塌陷区水面”的水面。值得提示的是,这片“塌陷区水面”还在继续扩大下沉,凤台县已经有近10个村庄被淹没在了水下,“塌陷区水面”荒废多年,村民都不愿意靠近这里。

    2000年9月,镇上突然来了一位名叫陈希好的人,他的举动让村民们很纳闷。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岳翠玉:“他把塌陷区的水面承包下来,治理,花了好多的钱,我们也不知道他干什么。”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孟兆福:“水面塌的一塌糊涂,他从上边下来后,我们群众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都觉得他是把钱白白丢到水里。”

    这个人就是让村民们议论纷纷的陈希好,2000年他承包了1000亩还在不断下沉,淹没了近10个村庄的“塌陷区水面”,并且,围着这个荒废多年水面做起了文章,他每年都投资三五十万元,接连投入了7年,却从没得到回报。直到2007年,陈希好终于从水里得到了一样东西,虽然这样东西连专家都不看好,但如今的年销售额能达到700多万元,那么,陈希好是怎样的一个人?他究竟在“塌陷区水面”里发现了什么财富秘密呢?

    今年47岁的陈希好,原本就是凤台县人,18岁到淮南市打工,21岁自立门户做起了煤炭生意。2000年,陈希好回了趟老家,此行让他发现了一个被别人忽视的珍贵资源。

    陈希好:“以前没有开煤矿的时候,我们这里没有这么多水资源,就是我们当地农民对水的概念没有,这一下子多了这么多水出来,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坏事情。”

    虽然当地没人愿意靠近“塌陷区水面”,但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陈希好发现老家有这么一片水资源后,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不惜把年赚百万的煤炭生意托付给别人打理,带着全家人搬回了老家,他到底从“塌陷区水面”里看到了什么财富商机呢?

    陈希好:“我们以前做贸易,江苏、浙江、湖北一带经常跑,尤其是湖北,比如有5亩地的产值,他就能有五六万元的产值,也有两三万元的效益。我们感觉到,我们的塌陷区搞起来比他多多少倍。”

    2000年,陈希好与表哥陈西光合股承包了1000亩“塌陷区水面”,当村民们得知哥俩要在水里养鱼时,不少人跑来劝阻。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胡长:“村民都认为那里面养不了鱼,那里头沟沟渠渠不平整,就养鱼也逮不到。”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那地面越塌越大,水越来越深,养鱼也没法逮,怎么逮呢?”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陈士俊:“你不可能能养,自然灾害,天气你又掌握不住,塌陷,它是往下塌的,随时随地都会往下塌。”

    当时,野生的小鱼小虾在“塌陷区水面”时常可以看到,也曾有农民尝试着捕捞,但“塌陷区水面”深十几米,水底是淹没的村庄、房屋,地形复杂,从来没有人能把鱼捕捞上来。因此,大家都劝陈希好放弃养鱼,可陈希好却我行我素,干出了一件让村民们开眼的事情。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胡启:“只见他们老是买鱼苗往里送,一车车送。”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他成车的往里送鱼,那么多,我们都眼看着呢。”

    陈希好用卡车往“塌陷区水面”里投放了上百万尾四大家鱼苗。但因为“塌陷区水面”的面积太大,无法投放饲料,鱼生长缓慢。

    2003年5月,也就是陈希好投放鱼苗的第3年,四大家鱼终于达到了上市销售的规格,村民们都擦亮眼睛,到要看看陈希好用什么办法在“塌陷区水面”里捞鱼。然而,就在临近捕捞的前一个星期,当地突然下起了暴雨,这场雨接连下了2天2夜,丝毫没有停的意思,陈希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陈希好:“越看心里的危机感越大,那时候真的是白天晚上都在堤坝上转,抢险,不要说吃饭,睡觉都睡不了。”

    然而,残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距离“塌陷区水面”不到二十米远有一条焦岗湖,当大雨下到第3天时,堤坝被大水冲出了一个十几米宽的大口子,这里就是当时出现溃堤的地方,险情发生时的状况远远超出陈希好的想象。

    陈希好:“通过这个缺口,我们这个鱼塘里的鱼,成排成排往上跑,就是这个地方,跑了好多,看上去都是黑压压的鱼,连成片的跑,我们看着跑,没有办法制止。”

    陈西好的表哥陈西光:“下大雨,我塘里的鱼多,从那边漫出去了,那边从那边漫出去了,哪边有水鱼往哪边游去了,到最后,水下去了,鱼也跑差不多了。”

    一场3天3夜的大雨,冲走了上百万尾即将上市的大鱼,3年的等待,三十多万元的投入全部付之东流。

    那次溃堤之后,议论“塌陷区水面”不适合养鱼的人更多了,哥哥陈西光的心里也跟着发了毛。

    陈希好的表哥陈西光:“确实像老百姓说的那样,这个塘确实不能喂鱼,确实第三年出现了这个情况,然后我们几个商量这个事,当时我就想到要彻股了。”

    有了溃堤的遭遇,哥哥陈西光相信了“塌陷区水面”不适合养鱼说法,他向陈希好提出撤股,并且劝说弟弟也放弃养鱼。然而,陈希好却认定在“塌陷区水面”养鱼是条生财之道,他不仅自己出资承包了整片“塌陷区水面”,还投放了价值四十万元的鱼苗,这是2000年投放鱼苗数量的3倍,在村民眼里,陈希好的举动简直近乎疯狂,大家都认为他在自讨苦吃。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我们一次两次劝他,养鱼你怎么逮呢,一次两次他不听,他非要养。”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胡长:“都讲你往里送下本钱,你根本就不能送,我上窑厂上班的时候,骑自行车从那过,他用汽车拉的鱼苗往里面送,光看见他送没见他逮过。”

    陈希好的表哥陈西光:“两年过去之后,他还没见到效益呢,没见效益,我心想还更我们当年合股干的时候一样,拿钱往水里扔,撞到一定的时候你自然就回头了。”

    到2005年,算上投入、管理、员工工资等费用,陈希好总计在“塌陷区水面”投入了二百多万元,虽然从没有人见他得到回报,但陈希好养鱼的热情却丝毫不减。有人开始猜测,难道见多识广的陈希好,掌握了什么先进的捕鱼技术,他究竟要如何在“塌陷区水面”里捕鱼?而“塌陷区水面”又到底能给陈希好带来多少财富呢?

    2005年春天,距离第二次投放鱼苗的时间过去了两年,捕捞当天,陈希好组织了一支三十多个人的捕捞队伍,岸边聚集了许多围观的村民,大家都好奇的想看看陈希好究竟有什么捕鱼的高招。

    几小时过后,当渔网被拉出水面的那一刻,陈希好呆若木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在场的村民们却哗然一片。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胡长:“从西南岸开始下网,一直捕捞到西北岸,几十人逮了可能有几百斤鱼,这么大的鱼塘,一千多亩的鱼塘,逮了一百多斤鱼。”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陈士俊:“以前养的时候,看见鱼也挺多,但就是收不上来,逮不上来,因为水面太大,水很深,你看你,有两个钱全扔水里去了。”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扔到里面你一点收入都没有,大家议论他好傻,有钱你花哪里不行,你往水里面扔。”

    在“塌陷区水面”养了5年鱼,投入200多万元,到头来只捞到几百斤鱼,一时间,这件事成了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陈希好也成了大家的笑柄。

    但是,陈希好根本顾不上在意这些,眼瞅着价值百万的鱼就在水里,却捞不上来,陈希好急得百爪挠心。难道这片“塌陷区水面”真的像老百姓说的那样,捞不上来鱼吗?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陈希好积极寻找新的捕捞办法时,一场暴风雨不期而至,当年溃堤的地方,再次告急,陈希好全家出动在堤坝上抢险,周边的200多名群众都赶来扛草包、打草袋,但是,2005年7月9日,暴雨连降到第5天时,堤坝被冲开了一个大口子,上一次溃坝时的惨景再次上演。

    陈希好的儿子陈磊:“这个坝从开始破一直到最后,一直都在跑鱼,跑了有一天一夜吧,一直跑到坝子封上为止。”

    陈希好:“反正心里不好受,毕竟辛辛苦苦几年养出来的鱼,投入那么多鱼苗,眼看就要丰收了,最后什么也没有了,这个心情能好受吗?不好受。”

    如何在“塌陷区水面”捕鱼的问题还没解决,一场不可抗拒的暴雨,又几乎冲跑了所有的鱼,陈希好投入的200万元打了水漂,实施5年的养鱼计划处处碰壁,陈希好第一次对“塌陷区水面”感到了害怕。就在大家都以为陈希好放弃养鱼的时候,2007年,已经2年没有在“塌陷水面”有任何动作的陈希好,突然养起了一种怪鱼。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陈士俊:“第一次看,觉得就跟那鳄鱼一样,也难看,都讲这是什么鱼。”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胡启:“鱼长得怪怪的,身上没有鳞,肚子扁扁的。看见那样子挺奇怪。”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新集镇村民:“讲这种鱼你能不能卖掉,这鱼有没有毒,长得太奇怪。”

    这就是村民口中,陈希好养殖的怪鱼,名叫鲟鱼,是淡水鱼中体形最大、寿命最长、最古老的一种鱼类,迄今已有2亿多年的历史,曾与“恐龙”生活在同一时期,被称为“水中活化石”。

    陈希好:“这个鱼都几百斤一条,大的都一千都公斤一条,我们养小鱼养惯了,看见这个大鱼就心动了,你看可以繁殖的。”

    记者:“能摸到它吗?”

    陈希好:“你看,你看,你看大不大。”

    记者:“它不怕人吗?”

    陈希好:“不怕,不怕人,不怕人。这条鱼两百多斤,这条鱼,它将来有深加工,繁殖的效益。”

    鲟鱼的鱼苗价格是四大家鱼的十倍,而且养殖成本也较高,在“塌陷区水面”养殖了7年鱼都没有得到回报的陈希好,为什么要养这种高投入的鲟鱼呢?

    难道鲟鱼就可以解决困扰多年的捕捞问题吗?陈希好又是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养殖鲟鱼呢?

    这里是位于湖北宜昌的一家我国最早开展鲟鱼规模化人工驯养繁殖的企业,2007年,陈希好开车找了两三天才找到这里,当得知鲟鱼的鱼皮、鱼籽、鱼油等都具有深加工价值后,陈希好认定这就是自己寻找已久的养殖品种。

    陈希好找到基地主抓生产的负责人蓝大华,提出购买一万尾鲟鱼苗。让陈希好意外的是,蓝大华卖鱼苗竟然还有个规矩,而这个规矩恰恰就成了陈希好买鱼苗的绊脚石。

    某鲟鱼养殖深加工企业负责人蓝大华:“他说他是在塌陷区养,他又是煤矿,我就不知道他能不能养了,我不了解他的水温,我不敢买,这也是历来我们卖鱼苗的一个规矩。”

    虽然,蓝大华第一次听说煤矿“塌陷区水面”,但光听这又是“煤矿”,又是“塌陷”的,蓝大华就能断定养不了鲟鱼。可是一眼就看上鲟鱼的陈希好,哪肯善罢甘休,经过两天的软磨硬泡,蓝大华无奈的卖给了陈希好1000尾鲟鱼苗,这只是陈希好预购数量的十分之一,目的就是降低陈希好的损失。

    某鲟鱼养殖深加工企业负责人蓝大华:“因为如果说是能养的话,很多年前可能就有人要养这个鱼了,可能还是因为它的特殊环境,不能养这种鱼。”

    其实,陈希好之所以敢养殖比以前投入高十倍的鲟鱼,并不是他大脑发热,而是源于他一年前结识的一位高人。

    这个人就是为陈希好指点迷津的高人——丁凤琴,她可是安徽省水产界的权威专家,当得知陈希好的遭遇后,提出了一个陈希好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养殖方式。

    陈希好:“网箱养殖再大的水,对我们危害性不大,再一个就是,网箱养殖,我们的效益比散养高。”

    网箱养殖,不仅解决了“塌陷区水面”捕鱼难的问题,同时也降低了洪涝灾害的风险,陈希好当然对投资养殖鲟鱼信心十足。

    2007年3月,陈希好将1000尾鲟鱼苗投放到了“塌陷区水面”的网箱里,由于当时整个安徽省都没有规模养殖鲟鱼成功的先例,“塌陷区水面”吸引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水产专家,可是,没有一位专家敢肯定陈希好养殖鲟鱼的做法。

    安徽省水产研究所丁凤琴教授:“因为它是塌陷区,没有像我们其它的池塘、湖泊一样,所谓的常规标准。”

    安徽省淮南市农委水产科张宏钢科长:“鲟鱼是因为鲟鱼它是亚冷水性鱼类,一般大部分种类,超过三十一摄氏度,三十二摄氏度就会死亡。我们这里真正到夏天的时候,淮河流域就是一般的池塘,到夏天高温的时候,水温可以达到摄氏35度甚至摄氏38度,甚至短暂的表层水达到摄氏40度。”

    鲟鱼属于冷水鱼,16摄氏度到25摄氏度,是生长的适宜温度。陈希好利用网箱可以调节投放深度的优势来控制水温,水越深温度就越低,经过反复的试验,陈希好发现“塌陷区水面”的网箱投放到四米深的地方最适合鲟鱼生长。鲟鱼苗顺利的度过了夏天,成果率达到90%以上。

    2007年10月,陈希好的第一批鲟鱼在临上市前一星期,就被经销商订购一空。

    水产经销商邱配福:“本地产品比外地养殖的每斤低10元钱左右,供不应求,只能满足30%的需要,70%还是从外地调,鲟鱼的价格稳定,是水产中档偏上,有很好的群体,不像普通的鱼。”

    在“塌陷区水面”养殖鲟鱼成功后,陈希好对最初的竹制网箱进行改进,眼前这个网箱就是采用钢结构搭建,能抵抗十二级以上的台风,抗洪水冲击的能力也大大提高了。

    2009年,陈希好共销售鲟鱼8多万尾,年销售额700多万元,如今,陈希好采取公司加农户的模式,发展鲟鱼养殖户,为矿区失地农民找到了一条致富路,同时,他的鲟鱼深加工工厂也正在筹建之中。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常务副县长余守坤:“目前我们已经把鲟鱼项目上报省里立项,我县也将鲟鱼养殖作为重点扶持项目,县财政每年也将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


文章录入:yangxingchun
责任编辑:yangxingchun

保存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没有相关内容
Copyright ©2004-2018 www.gzx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贵州希望网和农村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资源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