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贵州希望网>> 农技天地>> 典型经验
江口县云舍村让绿水青山惠及土家兄妹
作者:吴乃云 卢奕    文章来源:贵州文明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年09月19日

由苏州市广电总台主办《40年40村改革路上看乡村振兴》,深入江口县云舍村,见证改革开放给中国农村带来的巨大变化。

 

巍巍梵净山下,悠悠太平河畔,一座宛若世外桃源般的自然村落贵州铜仁云舍村,在山雾缭绕中若隐若现。翘角白沿,廊椽相接,青瓦若鳞,风雨桥横跨村口的太平河,打开了云舍村与外界通联的大门,土家族世代居住的桶子屋之间相互串联,构成一体,巷道相通。空中俯瞰,如一樽翡翠般的神龙潭静静流淌,与不远处兼具江南特色的湿地公园交相辉映,细数着云舍村的故事。

 

当清晨的阳光把清澈的神龙河水洒出无数的金斑银点,有土家妹子,相互说笑着在河水引出的小堰塘里洗衣洗菜;土家寨子上,炊烟袅袅,鸡犬相闻;村寨外头,阡陌交错,青葱树柏铺展到叫水银坡的山上,“农家乐”的老板开始张罗起一天的生意,村子里传出悠扬的土家民谣;南来北往的游客驻足、倾听、回望……

 

走进村寨,推开木门的那一瞬间,“吱呀”一声,便叩响了岁月之门,门里是昨昔的历史文明,门外是改革开放40年后的好日子。

 

老手艺人的“艳遇”:“造纸三十多年,被老外追着‘讨’还是头一回”

 

上午9点多,寨子里已经非常热闹。除了来来往往的游客,一处约莫有十几间“茅草棚”的疑似“旧址”的地方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走近细看,一块石碑上标注着“造纸作坊”几个大字,想来这或许是原本村民们传统造纸的“操作点”,应该也是用来作为旅游的“旧址”供游客参观的吧。谁想,出乎笔者的预料,在其中一间茅草棚里居然出现了一个老人家的身影。

 

老人名叫杨和平,已经65岁,是这个村里的“造纸老人”了。据说土家先人曾拜蔡伦为师,师承后回到古寨,便开始盖草屋筑水池,传授技艺给族里人,将造纸技艺延续至今。多年以来,村民都是以种植水稻和造纸这门手艺为生,只不过原先造纸“造的多是香纸”,“我们现在基本不做那个了,我们现在做写毛笔字用的纸”,老人煞有介事的告诉我们。

 

靠卖纸能维持生计吗?“以前可能不行,现在估计可以。”老人告诉笔者,“因为现在,知道我们村子的人多了啊,来玩的也多了。我的东西又特别好。”

 

2018年初与日本游客的一次邂逅至今还让老人家津津乐道。“我也不知道,当时他就追着我到家里,问我讨要写书法的纸,”杨和平说,“当时,日本游客就一个劲地夸我们这个纸做得好,一下子就买了我100多张,赚了200多元钱”。

 

有了外国友人的欣赏,杨和平造纸的“底气”更加足了。“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手艺,要传承下去的”,老人定了定神说,“更何况,它还可以赚钱,按照这个赚法,一年赚上2万多元不成问题。”

 

现在,杨和平的朋友里不仅有了日本书法家,还有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的“国际友人”。

 

外来媳妇的心愿:“‘暂代’的东西,代着代着就爱上了!”

 

这边是安静的造纸传统手艺,那边却是歌舞喧天。

 

上午10点,在土家民族风情歌舞表演场,一位操着标准的普通话,身着土家服饰的妹子正在热情地引领着游客们欣赏土家歌舞,还不时有游客抱着娃上前去求合影。

 

“土家文化源远流长,土家人热情好客,土家婚俗非常动人,土家人住的桶子屋也特别有讲究……”妹子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土家族人,却对土家文化如数家珍,若说不是真爱,怕是也大抵无法让人信服。

 

“原本也是因为一个人,才爱上一座城!”结束一场歌舞后,来自广东汕头的柯丽璇打开了话匣子,与笔者攀谈起来。2002年,因为爱上了一个土家小伙,柯丽璇背井离乡来到了这片陌生的土地。

 

“刚来的时候,村里还相对闭塞的。不过,我却被这里的美景和文化深深吸引。”柯丽璇结婚的时候,讲究的是土家的婚俗:跨过火盆,穿过装满银饰寓意吉祥的土家新嫁娘的红裙,感受过哭嫁的幸福。而今,柯丽璇不仅在云舍安家,还身兼数职,成为了女强人。她创办了户外教育培训机构,担任云舍旅游策划公司总监,还主持演职队的节目,活得倒也逍遥快活。

 

“这个主持人的岗位原本也是请我来暂代的,谁知道这一代就爱上了。就像来到这里就爱上了这里一样,说不出特别的理由,却好像又很自然。”因为柯丽璇的普通话特别标准,2014年她被江口县旅游局相中,请她来暂代演职队的主持。

 

当笔者问及柯丽璇还会回广东吗?她说:应该不回了吧!这个小山村还有很多我放不下的东西。我要感谢这片土地,给了我成长的机会。

 

老村长的“生意经”:“曾经与猪同眠,如今日进斗金”

 

临近中午时分,云舍村里的农家乐开始人来客往,只听吆喝一声,上几道地道的土家菜,从神龙潭里跃出的角角鱼,配上酸汤,鲜美嫩滑,吊足了游客们的胃口。

 

“上菜咯……”

 

年过6旬的老村长杨兴春身板依旧硬朗,可凡事还是亲力亲为,从2002年至今一直经营着这家小小的农家乐。

 

“现在日子好过了,别看我才十几间包间,旺季的时候几乎天天爆满。一桌300元,每年赚三四十万不成问题。”

 

只近中午,农家乐满员倒是情理之中,让人意外的是楼上的9间民宿也已经被预订一空。

 

老村长家里从原先只有一辆自行车到如今三辆小汽车,从前与猪同眠到如今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农家乐,在贵阳也有了房,“这辈子知足啦。”老村长说。

 

的确,从前的车马很慢,日子很长。从村里去县城赶集,因为没有公路,村民们都只能背着背篓,趟水过河走上几个小时。

 

“冬天的时候趟水,腿上像被蚂蚁咬一样难受,夏天河里涨水,孩子们都出不去”,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老村长很感慨,“2002年后,修了公路,政府建议我们搞乡村旅游,我就带着村民们开起了农家乐,日子才慢慢好起来。”

 

许是彼时看到了脱贫的希望,老村长一吆喝,最初居然有15家村民踊跃报名,开出了云舍村第一批农家乐。

 

可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又相对封闭的村庄,搞旅游谈何容易。“刚开始,我们连什么是乡村旅游都不晓得,最早的那批农家乐,除了我家,都坚持不到一年就全都'阵亡'了。”

 

“如果连我这一点点火星都熄灭,以后再要燃起就更难了”,坚持着这样的初衷,老村长的农家乐挺过了“严冬”。

 

伴随政府推广力度的加大,到2004年,云舍旅游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原先那批开农家乐的村民又自发回归。依托梵净山景区的发展,近几年,云舍旅游人气也越来越旺。事实上,后来云舍乡村旅游开发过程中,村民们自发兴办农家乐在贵州当地的不少村庄被竞相模仿,“贵州其他地方的农家乐模式都是从我们这学去的。”杨兴春颇为骄傲地说。

 

如今的云舍景区内,像杨兴春家一样开办农家乐的有近40家,平均每户每年收入在一二十万,仅此一项就带动200多个村民就业,间接从业者更是多达1000多人。“这样的举措广泛带动了村民致富,2017年统计数据显示,云舍村4平方公里,村民2295人,人均年收入达到了1.6万元,有近一半多的村民已经回到村里建设家乡,脱贫在望啊”,老村长说,“而2002年以前,村民的年均收入只有640元,现在想想,那都是好遥远的事情了。”

 

“有一天女儿带回了新工具,我才知道原来有个东西叫INTERNET”

 

阿婆的“第一次”

 

“侬好,阿婆,再来一碗。”

 

“好嘞,来,满上……”

 

下午2点,毛阿婆家门口围坐了十几个上海游客,品尝着阿婆刚刚酿出来的米酒,一边品,还一边念叨:“嗯,味(咪)道(do)老嗲各……”

 

稍坐一会,几乎每人都带上一桶,上海游客方才离去。毛阿婆又像往常一样,走进屋子,开始捣鼓起自己的酒缸。

 

“以前酿酒自己吃,现在主要是用来卖钱了,一桶40元,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卖上几十桶。”

 

毛阿婆并不是云舍村人,三十年前嫁到村里的时候,家里还有几亩地,靠着种种水稻,过着清苦的日子。好在毛阿婆酿酒的手艺在村里远近闻名,时常有左邻右舍来问毛阿婆“讨酒吃”,经过“口耳相传”,“名气也是越来越大”。前几年,村里发展乡村旅游之后,“进村”的人越来越多,“家里人发现,这个酒还可以卖钱,就开始做起了这门酒生意。”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开始卖酒,工具必须要先备上一套。“之前家里还在商量,要酿出好酒光靠我这两个瓶瓶罐罐怕是不行,还得多些工具”,毛阿婆说,“我记得有一天,女儿突然带回来一些‘新鲜’的酿酒工具,说是在网上买的。那个时候村里刚刚通了网,叫什么INTERNET来着,当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玩意儿,很兴奋,马上就捣鼓起来。”

 

“新工具酿出的酒,更香更醇,又有很多人上门来‘讨酒吃’了,生意也比以前更红火了”,毛阿婆年轻的时候,村里相对闭塞,毛阿婆几乎也没念过什么书,问起自己的名字,毛阿婆也不知道怎么写,可是对INTERNET这个新鲜的东西倒是充满了好奇。

 

“我现在有的时候,还会让女儿教着我上网查查酿酒的工艺和方法,看看有没有谁家酿得更好的,我也好去学习学习。”毛阿婆一脸认真地告诉笔者,“卖酒现在已经是我们一家的脱贫致富来源了,要与时俱进的”。

 

当笔者还在纳闷一位久居山村,没有什么文化的阿婆居然能有这么高的觉悟时,毛阿婆一语道破,“女儿经常这么说的,村里的干部也在鼓励我们,要脱贫,观念首先要改变,我想跟女儿一起把酿米酒这个活好好干下去。”

 

为了让自家的酿酒“产业”做得更大,现在,毛阿婆的女儿也在帮着阿婆一起酿酒和销售。“女儿还说,等再过段时间,我们也可以尝试去网上卖卖看,现在村里好多家都在网上卖的。”

 

事实上,在云舍村邮政局门口,写着“以数据信息服务农业,用电子商务创富农村”的标语,这就是阿婆口中的“网”——云舍村的电子商务服务站以及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淘宝。云舍村通过建立农村电商扶贫示范点,以电商推进农旅一体化,已经走在精准扶贫的大道上。

 

挂职干部的小确幸:“离家3000里,既走出了家,却又回到了家”

 

听说家乡来人了,正在铜仁江口县作为东西部协作挂职江口县副县长的祝郡居然匆匆地驱车赶到了云舍村,与笔者碰面。

 

“一定要来看你们的!这是我‘家’的习俗”,见面第一句话,祝郡就令笔者颇感诧异。“难道不是吗?这是我的第二个家啊!我现在的感觉再清楚不过了,就是离家3000里,既走出了家,却又回到了家”。

 

近年来,江口县围绕环梵净山“金山角”文化旅游创新区战略,按照中央及省市有关东西部扶贫协作部署,由苏州市姑苏区对口帮扶将云舍打造成5A级景区,借此推动当地经济发展,带动当地群众脱贫致富。云舍景区项目于2014年3月份启动,次年即对外开放,随后获评4A级景区,平均每年迎来游客七八十万人次。

 

总投资7亿元的云舍项目,由同济大学规划设计,设计工程规划总面积1600多亩。值得一提的是,云舍景区项目中,苏州为云舍“定制”了独特的江南风情。

 

“具有苏州园林气息的建筑和当地的土家文化相融合,别具一格,相信一定会吸引更多的中外游客。”祝郡说,“我2017年10月来的时候,就听到这里的村民在说苏州的项目接地气,资金到位快,办事效率很高。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工作也有了底气。”

 

一年不到的时间里,祝郡在云舍包括梵净山周边来回跑了不下几十次,发现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经过前期的帮扶,苏州与铜仁江口的合作已经非常默契,有了很好的基础。”祝郡说。“我们借助湿地公园的打造,饭店的经营,确实让东西部协作的成果惠及到了老百姓。”

 

“更大的政策和市场红利还在后面,云舍有着绿水青山,那就是金山银山啊!”目前,铜仁市正在进行“一带双核”的全域旅游布局。所谓“一带”暨通往铜仁和梵净山的交通要道,“双核”暨铜仁古城区和梵净山,“未来梵净山的大门会开到南面云舍这个地方,将会有更大的溢出效应,这是云舍旅游很好的发展机遇。”

 

“我们希望可以借助铜仁市打造‘一带双核’的全域旅游这个契机,通过东西部协作的力量,加快云舍的基础设施建设,让云舍能够既引得来人,又留得住人,成为‘一带双核’中的一颗璀璨明珠。也希望有更多的村民加入到这个旅游开发的队伍中来”。

 

截至目前,云舍乡村旅游创意策略和概念规划初评已经完成,同时政府还结合当地群众特长和个人意愿,把每一户群众都纳入云舍旅游产业分工空间布局之中,让所有人都能从中受益。

 

而祝郡也已经做好了在江口长期攻坚的准备。“不管是三年还是五年,我都准备在这里坚定信心,努力践行习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把我的第二个家打造得更美更幸福。”

 

当夜幕降临,云舍村又重回“云雾缭绕”的仙境之中,正像它的名字那样,寓意“云中仙舍”。这样的云舍村,宁静、祥和,正向着希望奋力生长……


文章录入:liuwei
责任编辑:liuwei

保存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没有相关内容
Copyright ©2004-2018 www.gzx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贵州希望网和农村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资源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