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贵州希望网>> 农业信息>> 致富经验
“凉都”发力高原山地特色农业
作者:臻俊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年08月23日

  “我一个月能拿到2100元左右,负责管理200多亩猕猴桃园。”54岁的老龙抹了把汗,跟十几位六盘水本地农民一起采摘刚刚成熟的红心猕猴桃。他们眼中的“国民蜜果”,8月21日零点在拼多多农货节上线开抢,7分钟卖出超过3万枚,9小时22分钟30万枚即售罄,刚下树的猕猴桃第一时间发往全国各地。


  六盘水又称“凉都”,位于云贵高原乌蒙山腹地,珠江和长江水系的分水岭所在,是全国唯一一个以气候命名的城市。凉都六盘水昼夜温差大、低维度高海拔、气候土壤等自然条件都非常适合猕猴桃生长,有“中国野生猕猴桃之乡”的美誉。


  “他们的红心猕猴桃味道非常好,今年是大规模收果的第一年,急需打响品牌。为了让消费者快速感知,我们对每一枚果子都进行了高额补贴。”拼多多农货节负责人介绍,农货小分队曾多次深入六盘水猕猴桃产区田间地头,调研产品品质,协同商家做好发货准备,“本次大促直连全国500个农产区,平台正发挥大市场与调节器功能,推动各种藏在深山的优质农货被全国更多消费者品尝。”


  ■ “三变”改革催生新农业——“凉都”种出甜蜜果


  老龙生于1965年,2014年就把自家的土地流转给了六盘水市农业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作为市属国有独资平台公司,联合当地十几家成规模猕猴桃种植基地的民企入股,共同成立六盘水凉都猕猴桃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猕猴桃公司”)。当地农民把土地流转给公司后,可到果园工作,获得“土地租金+工资+分红”三份收入。


  老龙就是土地流转后,到公司负责田间片区管理的本地农民。200多亩地,日常技术管理就是他一个人。“每天基本都要走一遍,要看看哪里的枝条长长了,要扶苗、绑枝,多余的要剪掉,以免留下来抢养分。”老龙憨笑着,扭头看看站在一边也同样乐呵呵的老婆,话语间,有种心满意足的味道。


  2万多棵猕猴桃果树,并没有完全连在一起,看完一片山坡上的,老龙得骑摩托看山坡下的。“好在路通了,”六枝龙河镇红心猕猴桃基地负责人杜小江说。


  近年来,在政府推动的“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三变改革里,道路等基础设施得到了极大提升。六盘水曾是“煤都”,盛产煤炭等资源,前些年开始做产业结构调整,发展高原山地特色农业。六盘水的“三变”改革经验,曾连续三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这次农货节,全国政协委员、六盘水淤泥乡岩博村党委书记余留芬在拼多多上推介的“凉都三宝”——猕猴桃、刺梨和茶叶,都是高原山地特色农业的代表。


  杜小江负责6000亩猕猴桃园的总体管理,手下十几个工区长分片负责。2014年项目落地时,他还是工区长,老龙是他的合作伙伴。平整土地、做基础设施时,老龙负责管理挖掘机。


  “猕猴桃成熟期,每天晚上我们都要有人巡园。”杜小江说。生于1986年的杜小江是六盘水市水城县营盘乡人,彝族,毕业于六盘水师范学院体育专业。由于有知识,踏实肯干,村里人想要他回去做村主任,但他不想回去。“每一株苗都是自己亲手种下去的,舍不得走。”


  杜小江管理的十几个工区长是公司正式员工,公司会给每个工区长配一名农技管理人员,老龙就是其中一位。这个人必须懂技术,懂一点管理,关键还要能对周边的人非常熟悉,人缘也要好。


  老龙这个环节,是生产效率最核心的要素之一,杜小江说。


  每个月,老龙会收到杜小江给他的猕猴桃园管理任务。清闲一点时,他就一个人做完。忙了,要授粉、摘果,老龙需要组织当地农户尤其是贫困户参与完成,公司按天付酬劳,老龙要保证每个人都能把活干好。


  管理员这个职位,要求不低。每天要做什么,什么标准,怎么保证质量,要多少人工,怎么跟机械配合,心里都要有一本清清楚楚的账。如果发现病虫害,要及时告诉杜小江,由他会同专门的技术人员拟订方案,老龙组织实施。“我上过五年级,数学不好,不过很爱学习,字不会忘掉。”老龙嘿嘿地笑。


  他没吹半点牛皮。自己家高高的石头墙,就是他自己砌起来的。“我能建造整个的石头房子”,他颇为自豪。


  如今,老龙把才能和精力都放在了照料“国民蜜果”上。


  ■ 通路通市场——贫困农户从只够糊口到年收入4万多元


  2014年以前,老龙在农闲时也打零工,一天最多20元,他老婆也曾打零工,报酬更低。2014年以来,他在公司拿固定工资,一个月合计有2100元。“他老婆是按天的,在今年回家带孙子前,一年也能挣个2万多,两个人合计能挣4万多。”杜小江给他算账,现在条件好了,孩子也有工作,老龙有时也说不想一年四季下地,“我就劝他继续干。”


  说不干,老龙也就是跟杜小江说笑而已。他家是刚摘帽没多久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曾经的贫穷,刻骨铭心。


  老龙有兄弟7人,一个幺妹,他是老四,老五是跟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弟弟,“条件不好,造孽得很。”在杜小江没来时,老龙在自家几亩薄田里种玉米和稻谷。玉米种在远距离的山坡旱地,“一天只能背两三趟,恼火得很。”水稻一年就2000多斤,打成米,能有一千五六百斤,除了自己一家人吃掉的,也就还能卖个六七百斤,每斤卖两块多,能剩个一千多元,买点盐巴、调味品,“就是糊口,以前确实苦。”老龙叹口气。


  2014年前,车进不来,1元的砖要花3元才能背进来。这里的村民建房子,只能用石头。老龙讲了个真实的故事:以前没路,有个亲戚过来,走田埂滚下田里去了,她开玩笑说,你这个鬼地方,我再也不来了。“没路的时候,有的人真的连媳妇都娶不到。”杜小江说。


  一直到2014年,当地大规模发展红心猕猴桃产业,才修了四通八达的水泥路,解决“最后一公里”的交通问题。


  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近几年来,六盘水大力发展红心猕猴桃产业,带动全市农民共流转超过20万亩土地。老龙这边的村民很支持,公司来了,路就通了。


  老龙是最早把土地流转给公司的一批人。底价700元每亩,一年增加20元,今年是第四年,每亩给到了780元。“以前,这里的小孩上高中也没钱,这几年,很多家都出了大学生。”老龙说。他儿子也已从凯里师范学院毕业,在水城做老师。儿媳是附近人,跟老龙的儿子一个学校毕业,又分到一起教书。


  儿子买房,老龙出了10万元首付。“以前种地,我一辈子也种不到这些钱。”老龙说着,他老婆在一边频频点头。


  六盘水的红心猕猴桃8月中下旬才开始成熟。“猕猴桃最后一个月左右是转糖期,外面看大小是一样的,但这是品质形成的关键期,”杜小江说。他们杜绝为了抢市场而提早采摘,“我们是统一品种,统一标准,要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做中国猕猴桃第一品牌,背后关系到大量老百姓的生计,绝对不能把产业弄坏了,”我们这里是“国家级出口食品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他很理解公司的要求。


  老龙知道果子要卖出去有利润了才有“分红”,但他并不担心这件事,公司有专业团队开拓全国市场,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积极探路。这几天,老龙正忙着组织自己的亲戚和村民们,采摘成熟的果子。这一季红心猕猴桃采摘后,等着他的,是冬剪修枝、绑枝条、施冬肥,搞冬灌、抹芽、授粉、套袋、除草、夏剪……又一个充满希望的四季轮回。


  山还是这些山,人还是这些人,但老龙知道,自己亲手细心料理的果子,正通过拼多多等渠道卖向全国消费者,自家的土地、自己的劳动,都正变得金贵起来。


文章录入:liuwei
责任编辑:liuwei

保存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没有相关内容
Copyright ©2004-2019 www.gzx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贵州希望网和农村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资源库